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灭正在重演?

本文来自:腾讯美股

美国经济和股市还在面对着其他许多不同的威胁

难道说,二十年前互联网泡沫破灭的一幕其实正在大家眼皮底下重演,却没有人注意到?听起来,这种说法似乎是有点怪异,但是谁都不能不承认,1999年下半年到2000年上半年令人瞠目结舌的从繁荣到毁灭的那一幕,与最近九个月以来围绕着清洁能源、电动汽车、大麻和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等主题上演的疯狂,确实颇有异曲同工之处。

如果两者之间的这种神似一直保持下去,那么对于入场较晚的投资者而言,简直就是个天大的坏消息了。现在,以特斯拉为典型代表,这些所谓趋势股票的价格与今年的高点相比,都已经下跌了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现在,大家唯一可以感到庆幸的只剩下了一点,即与千禧年前后不同,当下的麻烦主要局限在一些特定领域当中,若干理由都支撑着麻烦不会扩散到整个大盘的判断。

从市场表现和交易者行为模式当中,都不难找到当时与现在的神似之处。

1999年下半年,由于害怕错失机会,投资者纷纷追捧互联网股票,使得纳指从9月底到2000年3月的顶点,短短几个月就暴涨了83%之多。今天也是如此,从去年9月到今年的高点,Invesco旗下太阳能ETF大涨88%,贝莱德旗下全球清洁能源ETF大涨81%,Ark 旗下创新ETF大涨70%。

当初,互联网泡沫的标志性股票思科股价在这个周期内大涨133%,而今天的泡沫股票代言人特斯拉,从去年9月到今年峰值的涨幅是110%。当初,那些纯粹的互联网股票价格都翻升了两倍,而现在,大麻基金也有类似表现。

甚至时间节点都丝毫不差。众多领域的趋势股票都是在今年2月和3月见顶,而当初,互联网泡沫达到最高点是在2000年3月10日。还有,在泡沫破灭之后直至6月中旬的行情,现在和当时也是如出一辙,比如今年的泡沫领域损失幅度在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之间,而2000年同期,纳指也是损失了大约四分之一。

交易者的行为模式也高度类似。到了接近1999年年底的时候,由于害怕错失最后的机会,那些之前的互联网怀疑者,比如机构投资者,以及一直坚持作壁上观的对冲基金都再也坚持不住了,开启了买买买模式,而活跃的日间交易者更是利用互联网公司的IPO交易机会,经常一天就赚到盆满钵满。

2000年最后一个季度,其实也在上演类似的戏码。特斯拉终于得到广泛的认可,纳入了标普500指数。太阳能和清洁能源变成了大机构投资组合当中的必备成分,不如此不足以证明他们对环境问题的重视,至于买进价格已经无关紧要了。SPAC取代了传统IPO,成为2000年上市狂热的代言人,许多亏损的初创公司都利用这一工具曲线上市成功。

事实上,当年纳指陷入一片疯狂的时候,标普500指数的表现却是平庸乏味的,而结果就是,2000年3月到6月中旬,纳指血流成河的时候,标普500指数只下跌了4%。今天的情况也差不多,虽然各种趋势股票已经濒临崩盘,但是标普500指数还在持续创下新高。

2000年的时候,人们很容易相信,整个大盘将得到妥当的保护,因为大轮动之下,人们已经开始放弃狂野的成长型股票,转向稳健、廉价的工业股票,以及其他被忽视的价值型股票。事实上,这保护机制确实在一段时间内发挥了作用。2000年9月,标普500指数一度大有重归当年3月高点的意思,但是这时,大家开始了解到更多的信息,意识到纳指的疯狂行情已经开始导致经济减速了。于是标普500指数调头下行,到2002年的低点,与峰值相比几乎腰斩。

好在今天,人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这一次,大盘是能够顶住压力,不至于因为那些曾经泡沫化严重的板块的沉沦而被拖下水。当然,现在和当初,标普500指数的处境其实确实有类似之处,比如根据Refinitiv的数据,指数基于盈利预期的前瞻市盈率现在是21.2,距离二十年前的22.6相去无几,而且今天的人们也笃信着从成长型到价值型的大轮动。

关键在于,今天清洁能源、电动汽车等趋势股票价格的暴跌,甚至连比特币价格的腰斩都算上,与当年互联网泡沫破灭不同的地方就在于,因为泡沫扩张的范围不够广,因此其破灭对消费者可支配资金的影响要小得多。标普500指数达到2000年峰值的时候,其身家的半数其实都来自互联网股票的支持,而今天,特斯拉和那些泡沫化板块加在一起,比例也远不及当年。

今天市场先泡沫后破灭的这些板块,相应企业融资和支出规模都远不能和互联网泡沫繁荣和破灭周期同日而语,而且员工人数也要少得多。如果企业在经济当中占比较小,则其对经济的影响力自然也就来得较小。今天和当年不同,并没有那么多大企业大力投资于想象中的所谓“新经济”,而至于他们已经选择的投资方向,比如电动汽车,未来预计也还会因为种种原因继续下去,不可能单单因为股东不高兴就改弦更张。

国债这次也为股票提供了更多的支持。在2000年,面对十年期国债年回报率接近7%,而标普500指数的盈利预期只有价格的4%的局面,股市投资者当然有理由担心投资被分流。可是这次不同,虽然标普500指数的盈利收益率与当初相差不多,但是十年期国债的收益率却只有区区1.5%。

当然,美国经济和股市还在面对着其他许多不同的威胁,但是人们有理由相信,过去九个月的互联网泡沫小规模重演其实只是一场迷你泡沫,类似这样的迷你泡沫在2009年之后的大牛市当中已经出现过不止一次了,差别只是这一轮的体量要更大一点。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